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下一个十年,中国银行业迎来寒冬期(下)

浦永灏:大型科技公司,会不断蚕食传统银行的地盘;银行业将进入生死存亡的寒冬时期,面对“四小两大”的生死挑战。

《下一个十年,中国银行业迎来寒冬期》上篇中,我们说到,在今后的十年里银行的息差会进一步的收窄,监管要求下的资本充足率会进一步提高,不良贷款的包袱会越来越重,银行业会进入一个寒冬期。但是,商业银行不是已经开拓了不少新的业务吗?的确,现在银行有其他的收入,比如证券买卖和承销,托管,资管,私行等手续费和佣金等收入。

问题是这些收入是否足以化解息差收窄等不利因素了呢?另外这些非存贷业务的效益好吗?我还是以工行为代表来看,在2009年工行的手续费佣金等其他收入占营业总收入的20.6%,到了2019年仍然在21%左右。也就是说,经过了这么10年的扩大其他业务努力,这一类非利息性的业务收入的比重,没有明显的提高。目前,中国四大银行3/4的经营收入还是依赖于息差收入。当然中小银行的其他收入比重提高很快,但是大多数是以不良率飙升为代价的。

中国的商业银行一直有两个梦想。第一个是打入投行业务领域。且不说工农中建交等都有自己的投行子公司从事境外投行业务,大部分中小股份制银行也都有自己的投行业务部门。在金融行业里投行业务常常被看作是“高大上”的“金融业务”。其实近年来西方银行一直都在纷纷削减投行业务。因为投行业务需要的资本金(特别是债券承销和交易)很多,随着一级市场业务在金融危机后越来越不景气,这样投行业务所占用资本金的使用效率也就很低。其次,投行是个靠天吃饭的行当,一级市场的业务与二级市场是否景气息息相关,再加上投行的人员工资比非投行部门的工资要高好多,西方银行的业绩往往受投行业务的影响很大,多数年的亏损基本来自投行业务。所以,投行业务对西方银行的总体估值是个累赘。西方银行在金融危机后一直在收缩投行业务。

根据本报报道,去年全球最大的12家西方投资银行(包括综合银行像摩根大通的投行部)的财报总结,它们在2019年的投行业务业绩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差的一年,比2018还要跌4%。是什么原因呢?是没有控制好成本?还是市场不好呢?都不是:2019年全球股指上涨了近30%,巴克莱全球债券指数也涨了12.5%。另外这些投行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一直在裁员,去年进一步裁员了6%,冻薪减奖金比比皆是。我们看一下高盛,西方投行业界的领袖。近年来业绩令人失望,今年初高盛新的集团管理班子决定,从以投行为主的业务模式进行全面转型,扩大其资管业务并且打入普通商业银行的业务,从事线上的中小企业贷款,信用卡等传统银行业务。是高盛脑子进水了?还是投行业务已经时过境迁了?

也许说中国的情况不同,中国投行业还很年轻,而应该大力发展投行业务?随着中国股市常年来没有明显起色,IPO降速,CDR暂停,再加上债务违约打击债市信心,这些因素都对投行业务产生了巨大的挑战。根据万得数据,2019年虽然A股也是一个大牛市,但国内一级市场上市和增发的融资规模金额比2016下降近60%,另外根据Dealogic的数据,2019年中国一级市场相关的各类投行业务收入总额比2016年下降了24%。目前投行,资管,经纪业务在国内的主力军是券商,在一级市场业务萎缩,二阶市场佣金下降,券商林立的恶性竞争的情况下,很难有商业银行长足发展的余地。至于境外(如香港)的投行业务早已是粥少僧多,要在外资投行林立的地盘上分一杯羹,那是大家要打得头破血流(承销费用一降再降)的事。至于资管业务的方向是正确的。但是,资管是不是每一家商业银行的出路,还有待于经营的数据来说话。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河南11选5-江西11选5官方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河南11选5-江西11选5官方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