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英国

科学家须请教经济学家如何应对疫情

贾尔斯:面对有着巨大不确定性的新冠病毒疫情,英国政府迫切需要经济学家的建议,并停止声称他们精确掌控着疫情进展。

经济学家经常被指责嫉妒科学。他们的模型产生不精确的预测,而且他们的预测经常不准。

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许多这类批评显然是正确的。经济模型未能捕捉复杂金融系统的重要属性,被进化生物学家和流行病学家认为极其幼稚。金融市场的主要工具依赖于超理性,而它们的设计者和监管者本该阅读更多社会学和人类学的书籍。

这是从系统性失败中得到的惨痛教训。现在,多亏了像英国央行(BoE)首席经济学家安迪•霍尔丹(Andy Haldane)这样的人——在过去的十年里,霍尔丹带头从其他学科吸取经验教训——我们可以希望掌权的那些人现在做好了更好的准备。

对于英国对冠状病毒的反应就不能说同样的话了。一些接近权力的科学家显然没有读过经济学。他们在处理数据、预测和沟通方面犯了错误。当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见文首照片)和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Patrick Vallance)宣布“我们将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时,正派的宏观经济学家们以手扶额。但是没法客气。这种说法就是胡扯。

与经济数据一样,每日新冠病例数在发布时就已经过时,也不会准确反映出疫情的进展。面对如此巨大的不确定性,任何人都不可能有信心精确制定政策,即便最优秀的行为科学家能够肯定地说出公众会如何反应。当然,他们也做不到这一点。

这是20世纪60年代关于财政微调的宏观经济辩论的基本观点。在那个十年开始的时候,经济学家们认为,在税收或公共支出方面的微调可以确保失业和通货膨胀之间的完美平衡。到那个十年末尾的时候,几乎没有经济学家相信这一点,不管他们是凯恩斯主义者还是货币主义者。经济学可以告诉你,微调新冠疫情进程的努力将会失败。

英国政府也没有从时间一致性的基本经济学中吸取第二个教训。在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都知道承诺明天戒烟缺乏可信度,因为人们更愿意拖延而非行动。经济学家会说,这个最初的承诺是“时间不一致的”。从这个角度审视政府最初的缓解策略。政府相信它的模型和数据能够完美地预测疫情的传播,所以它决定优化死亡人数。政府相信,早期让更多的人感染,后期让更少的人感染,这将会产生群体免疫力,并防止第二波疫情爆发。

几乎其他所有国家都采取了“压制”策略,因此英国的政策将不可避免地在第一波爆发中导致更多人死亡。比法国、意大利、德国和韩国更快地杀死你的人口也许是正确的策略,但这在政治上是不可持续的。这一政策不具有时间一致性,正派的经济学家能够也确实预测到它会失败。

这些政策选择产生了后果。对世界其他地方来说,英国看起来傲慢而无能,一种极度有害的组合。因此,英镑大幅下跌。180度大转弯削弱了大臣们及其科学顾问的可信度。如果人们不相信首相能够说到做到并取得成果,公众的信心将在这个最重要的时刻丧失。

英国政府迫切需要经济学家的建议。大臣和官员们必须停止声称他们精确掌控着疫情进展,停止做出不可能兑现的承诺。他们必须尽快明白这些。

译者/裴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河南11选5-江西11选5官方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