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新型冠状病毒

一个美国,两种疫情

刘裘蒂: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似乎分别看到了完全不同的疫情,城市和农村之间对病毒威胁的态度也存在巨大鸿沟。

特朗普政府要美国人实现“社交疏离”15天,还不到一半的时间,许多共和党人和媒体如《华尔街日报》便吵着要“复工”。尽管美国政府的公共卫生专家、顶尖的传染病专家和比尔•盖茨都警告提早结束“社交疏离”可能带来灾难式的结果,但特朗普在3月24日说复活节(4月12日)前美国就要“开工大吉”。

截至3月25日为止,共有18个州、31个县和13个城市至少1.79亿美国人“居家避疫”,但特朗普说,复活节的时候,全美各地的教会将“挤满了人”。

发明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华裔科学家何大一,目前正领导哥伦比亚大学科研团队全力研发对抗新冠病毒的药物和抗体。他认为根据目前疫情发展的态势,美国需要数周甚至数月对抗疫情,绝不可能在复活节前解除社交距离限制,重启经济活动。

问题的症结是: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眼中,似乎分别看到了完全不同的疫情。在许多共和党人的眼中,疫情似乎“可防可控”,用特朗普的术语来说,新冠病毒治疗不能“比问题本身更严重”,经济萧条可能会威胁更多人的生命。

两种对于疫情不同的评估,似乎也代表了对于生命价值不同的评估。

德克萨斯州副州长丹•帕特里克在电视上表示,作为高龄公民,他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为子孙后代换取美国人所爱的美国。他认为很多祖父母跟他想法一样,不想看到整个国家都被(封国)牺牲了……

由于纽约是这场美国危机的风暴中心,在所有美国确诊的病例中,有超过半数是纽约州人,纽约州长安德鲁•科莫表示,他不同意特朗普和保守派评论家的建议,就是经济考虑比高风险人群的安危更为优先。

“我的母亲不是可以牺牲的,你的母亲也不是可以牺牲的,我们的兄弟姐妹也不是可以牺牲的,我们不会接受人类是可以随意被丢弃的前提,我们也不会在人命上标上价码。”科莫强调最近纽约州通过的“居家避疫”的法令叫做《玛蒂尔达法令》,是以他的母亲玛蒂尔达的名字命名。

科莫说他理解特朗普关于不能无限期关闭经济活动的论点,但如果对民众进行严格的检测,然后允许康复的人和低风险的人重返工作岗位,那么公共卫生战略就可以等同于经济战略。

“你可以两者都做,但不能用笨拙的方式说,‘好吧,我们牺牲老年人,无论如何他们都是老年人,而老年人落伍了。’ 这算什么?一些现代达尔文式的物竞天择理论?你无法跟上队伍的步伐,就要把你抛在后头吗?”

科莫在3月24日警告说:“今天的纽约,明天的美国。” 纽约大都会区目前是世界重灾区,至美东时间25日16时截止,纽约州确诊逾3万人、死亡285人;纽约市确诊1万7856人,死亡192人。

但科莫所投射的价值观,不但是基于纽约州疫情的现实情况,也代表了经典的民主党人情怀。他在3月25日的每日早报新闻会直播中引用了他父亲的名言,认为理想的政府应该像个家庭,“在纽约,我们分享彼此的恩典,我们分享彼此的痛苦。”科莫出身民主党世家,他的父亲曾是三届纽约州州长。

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怕病毒?

根据美国电视网NBC和《华尔街日报》于3月11日至13日联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有68%的民主党人担心家人会感染新冠病毒,而共和党人只有40%。共和党人计划停止参加大型聚会的可能性只有民主党人的一半,而减少在餐馆吃饭的可能性只有民主党人的三分之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河南11选5-江西11选5官方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